• 你好,歡迎來到瀘酒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酒城瀘州 >> 中國現代化酒城—瀘州

    神采飛揚•中國郎 ——記汪俊林和他率領的郎酒集團

    文章來源:瀘州酒網   發布時間:2019-03-05 17:17:26   瀏覽量:[]

     作者:白鴿

     

    201822日,“榜樣中國·2017年四川十大經濟影響人物”評選活動頒獎典禮在成都隆重舉行。郎酒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汪俊林名列其中。

    20181121日,四川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大會隆重召開,省委、省政府決定授予100名企業家“四川省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朗酒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汪俊林榮獲此殊榮。

    ——題記

     

    引言

    21世紀初,汪俊林執掌歩履維艱的郎酒廠,十年磨一劍,他把郎酒打造成神釆飛揚的“中國郎”,讓“郎酒之美,世界看見”。在汪俊林的帶領下,郎酒的發展態勢十分強勁,郎酒帶著飽滿的商業自信闖蕩市場,帶著堅定的文化自信走向世界。

    四川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提出,四川要高質量打造“中國白酒金三角”,推動川酒振興,提升“六朵金花”品牌辨識度和影響力,打造萬億支柱產業。

    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重新定位郎酒品牌。作為一個優秀的民營企業家,他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堅韌,有“直掛云帆濟滄海”的追求。為瀘州打造千億白酒產業作出新的貢獻,他用事業成就、社會貢獻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人生價值。

    新時代的崛起和新技術的更新,透射出新一輪經濟轉型升級的邏輯走向。在民營經濟發展迎來又一個春天的當下,探索郎酒集團這個民營企業的發展路徑,觸摸汪俊林這個民營企業家的人生軌跡,很有必要。

     

    、郎酒改制  重整雄風

     

    這是一個充滿機遇與挑戰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汪俊林是怎樣與郎酒結緣、與郎酒共舞的呢?

    汪俊林是川西北一個農民的兒子,在貧窮與苦難中成長,童年的艱苦生活鑄就了他堅忍與堅毅性格。上世紀八十年代,汪俊林來到川南瀘州醫學院求學。“書山有路勤為徑”,在巍巍忠山之巔,望大江東去,他開闊了胸襟與視野,他要挖掘生命的潛能,實現人生價值的最大化。

    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汪俊林裸身“下海”, 成為時代的“弄潮兒”。 大浪淘沙,方顯出英雄本色。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方興未艾,汪俊林伴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成長而成長,從市場意識的覺醒到樹立起強烈的市場意識。在洪波涌起的商海,汪俊林以敢為人先的創新意識、鍥而不舍的奮斗精神,在瀘州商界脫穎而出。學醫行醫的他妙手回春,拯救了“病危”的瀘州市制藥廠,使之脫胎換骨,蝶變為寶光集團。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汪俊林受命于長工集團的危難之際,扭虧為盈,止滑上行,成為瀘州商界的一個傳奇人物,令人刮目相看。

    人生之舟,往往是在沒有航標的河流上航行。不經意間,滾滾商潮的一個浪頭就改變了一個人的航向。汪俊林行過醫,賣過藥,造過機械,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已的命運會和郎酒的命運捆綁在一起,與郎酒同生死共患難,與郎酒共舞,釀造生命中的那一壇酒。

    汪俊林說:我比較喜歡接受挑戰,做好別人做不好的事情,這就是價值的體現。企業好比一粒發芽的種籽,如果它有病蟲害,我有能力醫治好,通過精心的治療,再讓它長大。

    汪俊林喜歡挑戰,他要在挑戰中鍛煉自我、提升自我、超越自我,在挑戰中抓住創造財富的機遇,在挑戰中舞出郎酒的輝徨,舞出人生精彩。

    2001年,新世紀的曙光初現,人們對新世紀的到來充滿新的憧憬與期許。但對大山深處的郎酒廠來說,曾經輝煌的它如夕陽西下,漸漸黯淡。酒業是瀘州的優勢傳統產業和戰略重點,酒業貢獻的稅收曾占瀘州稅收的“半壁河山”,瀘州人曾有一個形象的說法:瀘州財政吃的是“酒泡飯”。郎酒的銷售收入逐年下滑的“病灶”,已經引起瀘州高層決策者的重視和憂慮。

    瀘州市的高層決策者們在思考郎酒廠的出路何在,改革是郎酒獲得新生的必由之路,需要對郎酒廠動一次“大手術”。 郎酒廠這艘在赤水河里航行的船, 它急需一個能駕馭它在市場經濟的汪洋大海中劈波斬浪的掌舵人。汪俊林,這個瀘州商界的傳奇人物再次進入決策者的視野。拯救郎酒廠,不僅需要 “資本的力量”,更需要有力挽狂瀾的能力,要有讓郎酒廠重整旗鼓、重整雄風的魄力,還要有一個企業家的社會良知與社會責任感。政府當“紅娘”, 汪俊林將“六朵金花” 之一的郎酒攬入懷中。

    有人說,這是汪俊林上演的一場“蛇吞象” 的大戲。新的競爭格局,不再是大魚吃小魚,而是快魚吃慢魚,因此,準確地說,這是在汪洋恣肆的商海,一次快魚對慢魚的驅逐。

    鄧小平說:“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對國有企業來說,改制就是一場革命,因為它要百分之百解除全民職工身份。既然是革命,就會有風險和阻力,每一次改革,都會有分娩的陣痛,但經受過這種陣痛之后,一個新的“生命” 會誕生。

    郎酒改制,寶光托管郎酒,成為2001年中國白酒界的一大看點,眾說紛紜。有人說,寶光托管后,郎酒廠原來的職工都要下崗,職工們工資、保險、福利待遇都沒有了。一時間,“山雨欲來風滿樓”。郎酒廠人心惶徨,甚至,一些不明真象的職工“罷工” 以示抗議。

    拯救過多家企業的汪俊林深知,財富是人創造的,職工是企業寶貴的人力資源。

    2001109日,汪俊林到郎酒廠上任的第一天,開會溝通,穩定軍心。上午,召開中層干部會,統一思想。下午,召開職工代表大會,汪俊林首先分析了郎酒廠的現狀,郎酒改制,勢在必行,改制是拯救郎酒的一劑良方。他理解職工們的心情,他耐心傾聽職工們的訴求,面帶微笑,解答了職工們擔心的種種問題,他向職工們作出鄭重承諾:我會堅定信心,埋頭苦干,為郎酒做事、為大家做事。我堅信,改制后的郎酒企業,會充滿生機和活力,你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

    汪俊林的經歷,經驗,自信,睿智和坦誠,讓職工們心服口服,那些罷工的職工第二天就高高興興上班了。

    學醫從醫的汪俊林“下海經商”, 也許,這對瀘州的醫療界來說,少了一個優秀的醫生;但對中國的企業界來說,卻多了一個優秀的民營企業家。對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艱難轉型的中國來說,更急需像汪俊林這樣卓越的企業管理者。無論人生角色如何轉換,汪俊林的精神血脈中始終保持中國農民的本色——踏實、質樸;他始終以希波克拉底誓言作為自己人生觀價值觀的底色,那就是社會良知與社會責任。

     汪俊林說:我一向非常重視原有團隊的穩定,很多企業家并購后,常常會選擇將大批員工通通裁掉,大量采用新人,很容易造成老員工明顯的失落感,抵觸情緒很強,激化矛盾,反而不利于公司的平穩過渡,因此,我一般只裁撤冗余的少量中層,而不涉及基層員工,而且保證其收入不低于原有水平,而對新人實行激勵性強的靈活機制,“兩條腿走路”。 這樣對于老員工來說,心里也比較踏實,他們慢慢看到全新機制的好處,意識和行為方式就會轉變過來。

    “兩條腿走路”, 是一種漸進式的改革,降低了企業的改革成本與風險, 這是汪俊林在改革的實踐中探索出的明智之舉,它符合中國國情,也很有人情味。

    資產轉變性質,經營轉換機制 在漸進式的改革中,汪俊林不斷完善人才選拔機制和薪酬體系機制改革,讓優秀的人更優秀。他實行“271 原則,即提拔百分之二十,保留中間人員百分之七十,淘汰掉最差的百分之十。但在機構改革上,他大刀闊斧,裁撤了臃腫的機構,將原來27個部門精簡整合為7個部門,更換一批年輕的中層管理層,他要讓新生的郎酒企業真正成為優秀人才展示才華實現價值的大舞臺,因為優秀人才是郎酒集團的核心競爭力,他們是郎酒集團的希望所在。

    汪俊林選人,有兩條基本標準,一是有能力,二是“不腐敗”。 在汪俊林看來,不腐敗有兩個含義:一是不把公司的錢揣到個人的腰包里,二是 “不作為” 也是一種腐敗。在汪俊林眼中,優秀的人才有三個要素需求:一是名,一個人是需要社會認可的,得到社會尊重的;二是舞臺,只有舞臺才能施展才華;三是利益,也就是收入。

    郎酒改制,破繭蝶變,汪俊林希望郎酒改變的不僅僅是體制,還要改變人的精神面貌,他希望新體制下的郎酒人,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凈凈做事,勤勤懇懇掙錢。

    事實證明,郎酒改制,使未老先衰的郎酒廠煥發了青春的活力,成為中國國企改制的又一個成功范例。

     

    二、打造“新郎”   神采飛揚

     

    阿爾溫·托夫勒說:“對于沒有戰略的企業來說,就像在惡劣的氣侯條件下遠航的飛機,始終在高空氣流中顛簸,在暴風雨中穿行,最后可能迷失方向,即使飛機不墜毀,也要耗盡燃料”。 在波濤洶涌的商海中幾經沉浮的汪俊林,深知發展戰略對一個民營企業的重要,他把發展戰略視為企業的生命線。他深知,要制定符合郎酒發展的戰略,必須先“讀懂”郎酒,“讀懂”中國的白酒市場,才能真正讓郎酒掌握市場“話語權”。

    當過醫生的汪俊林知道,中醫學的理論體系有兩個鮮明特點:一是整體觀念,一是辯證施治。要讓“患病” 多時的郎酒企業重整旗鼔,重整雄風,讓“中國郎” 更加精、氣、神,需要有整體觀念,需要辯證施治,需要講究動態平衡。

    2002年,是郎酒集團改制完成后的開局之年。汪俊林一邊清理郎酒廠的歷史遺留問題,一邊思考郎酒未來的發展戰略。改制之初,郎酒的市場基礎薄弱,營銷方式簡單,管理系統混亂。沒有調査研究就不能讓郎酒“實事求是”,為了迅速改變這種狀況,汪俊林親率精兵強將,70天飛遍大半個中國,深入銷售第一線,天天泡在市場,深入研究市場,解決實際問題,恢復經銷商的信心,重振銷售隊伍的士氣。汪俊林在酒類市場摸爬滾打一年多,他摸清了白酒的市場行情,找到了制約郎酒銷售的關鍵因素。

    商場即戰場。汪俊林喜歡讀毛主席在革命戰爭年代寫的書,他從毛主席著作中悟出,郎酒集團在尚未具備打全面戰爭的實力時,與其全面開花,“廣種薄收”, 還不如“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仗”。 以退為進, 今天局部的撤退是為了明天的全面進攻。他要把單向的推銷思維轉向市場營銷思維。他決定變革營銷策略,收縮戰線,只啟動華北、華東、東北、大四川等基礎較好的市場,做深做透100家市場。經過一年多的精心運作,郎酒在以上地區建立了一個比較全面和細致的銷售網絡系統,戰果顯著。  

    2003年新春伊始,郎酒集團成立郎酒品牌領導小組,身為董事長的汪俊林,親自掛帥,對郎酒進行深入剖析,通過剖析,他更加清楚地認識了“中國郎”, 更加熱愛“中國郎”。

    1984年,1989年,郎酒兩度蟬聯“中國名酒” 稱號,“郎牌” 商標是“中國馳名商標”。 郎酒通過國內、國際質量認證,在名酒企業中首家獲得“綠色食品” 標志使用權。在中國名酒廠家中,唯有郎酒廠能生產醬香、濃香、兼香三種香型的白酒,郎酒素有“一樹三花” 的美譽,這些都是郎酒的優勢所在。同時,他也看到,郎酒敗就敗在市場營銷方面。也許是因為郎酒人長年生活在赤水河谷,有一種狹隘閉鎖的“河谷意識”,導致郎酒的廣告宣傳,一是小家子氣,二是嚴重同質化,三是缺乏新意,缺乏時代感。

    汪俊林和他的團隊形成共識, 要奪取全國白酒市場的勝利,單靠銷售人員在市場上的打拼是遠遠不夠的,必須為郎酒掀起一個“造勢”運動,在廣吿宣傳上大做文章,做大文章,為銷售人員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他請來多家廣告公司,多家營銷公司,自始自終參加研討,經歷幾個月的反復研討,在不斷的自我否定中一次比一次明晰。汪俊林在研討與論證時,十分關注每一個細節,因為細節決定成敗。可以說,在郎酒廠的發展史上,從來沒有像這樣對品牌戰略的研討如此耗時如此費心。

    2004年,郎酒在品牌文化訴求上有了新的突破,提出“神采飛揚·中國郎” 的品牌發展戰略。一個耀眼奪目的“郎” 字,讓“中國郎”成為了中國白酒市場一個敢于擔當,頂天立地的英雄。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汪俊林要重金打造“新郎”, 利用現代傳媒,大眼光、大手筆、大投入,與收視率高、影響力大的央視“親密接觸”, 鋪天蓋地強勢宣傳。汪俊林非常欣賞世界知名企業海爾集團的掌門人張瑞敏的一句話:“要與狼共舞,就要把自己變成狼”。 他是一只來自烏蒙山的“狼”,他要做白酒江湖的一匹“狼”。

    2004年,在萬人矚目的雅典奧運會期間,圍繞“神采飛揚·中國郎” 品牌形象進行了一系列的廣告宣傳。在央視直播的奧運會開募式和閉幕式上滾動發布5秒廣告。在奧運會期間,在央視每晚黃金時段奧運專題報道中播放15秒廣告。“中國郎·神采飛揚” 選擇在奧運會這個特殊的時間播出,極大地激發了民族的自豪感和自尊心。伴隨著雅典奧運會圣火,“中國郎” 開始紅遍大江南北,這一舉成功,更加堅定了郎酒集團“走品牌路線,做品質營銷” 的發展戰略,更加堅定了與央視的合作。從此,郎酒在央視好戲連連,產生了疊加的轟動效應。

    2006年,郎酒冠名CCTV體壇風云人物。

    2009年、2010年、2011年,郎酒連續三年冠名央視春晩,讓觀眾投票選出自已喜歡的春晚節目,使郎酒品牌與電視觀眾實現完美互動。郎酒還奪取被譽為中國經濟界“奧斯卡” ——“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 的獨家冠名權。

    郎酒還在CCTV7軍事頻道量身定做《和平年代·神采飛揚中國郎》。郎酒鎖定世乒賽、香港回歸10周年、嫦娥一號升空等重大事件。郎酒還在《秦始皇》、《闖關東》、《士兵突擊》、《血色湘西》等收視率高的電視劇中打廣吿。讓“醬香典范·紅花郎”、“ 兼香中國·新郎酒” 獲得空前的知名度與美譽度。

    世界品牌實驗室2004年——2010年發布的“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上,郎酒由2004年居全國第138位、白酒行業第9位、品牌價值41.52億元;到2011年,分別躍居全國第51位、白酒行業第3位、品牌價值175.55億元。郎酒的品牌價值是一步一個臺階上升的。

    品牌升空,汪俊林固然高興,但他十分清醒,他記得曾經在央視上名噪一時的XX“名酒”升空后摔得粉身碎骨的慘痛教訓。他認為打造“新郎”, 不僅要有華麗的外包,外包好只是一種外在美,更重要的是它的內在美,它的內在品質。

    2004年,是郎酒實現新跨越的一年。原來的郎酒,品牌定位模糊,產品結構龐雜,在激烈的市場“拳擊臺”上屢屢敗陣。汪俊林帶領的核心團隊,作出重大的戰略決策,首先對郎酒的產品結構動一次“外科手術”,即調整產品結構,優化產品線。根據不同的消費群體,最終確立了“金字塔”型的產品線結構。不僅實現了產品線的全覆蓋,而且,提升了不同產品的不同品質。實施以“群狼共舞、資源共享、集中突破”為核心的營銷策略。高端的“紅花郎” 是主力軍,銷售額約占百分之六十。新郎酒、老郎酒和新品郎牌特曲在市場舞臺上都有很好的表現,形成了“一樹三花”“ 三花芳香”的喜人局面。

    2007年,郎酒集團提出了“351工程”奮斗目標,即在35年內,分別實現銷售收入30億、50億、100億。這一奮斗目標彰顯出汪俊林“狼”心勃勃,這是過去郎酒人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

    為了實現這一宏偉目標,郎酒集團在形象塑造、品牌宣傳、產品結構、人力資源、營銷策略等方面進行了精心部署。要給郎酒集團拿回“真金白銀”,就必須真抓實干,苦干加巧干,敢干加能干。汪俊林帶領郎酒營銷核心團隊,制定和完善指導郎酒中長期發展的營銷戰略,實施了一系列重大舉措,可以說,這些舉措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

    汪俊林高度重視郎酒的品質,他認為,品牌的生命在品質,品牌的支撐靠品質。他說,在食品安全堪憂的當下,郎酒作為一種佳釀,它最寶貴的品質是它的原生態。

    “佳釀三千,獨愛郎酒;山魂水魄,盡在其中”。

    郎酒產至大山深處的赤水河畔,赤水河切山而過,兩岸峽谷對峙。郎酒因產于四川古藺二郎鎮而得名,二郎鎮群山環繞,樹木蒼翠,獨特的地理景觀,獨有的生態環境,數百種有益的微生物在這“安家落戶”。

     大自然還恩賜郎酒一泓清泉,郎泉從大山崖縫中噴涌而出,經過白堊紀巖層砂石的層層過濾,清亮爽口、晶瑩透明、溶解質少,含有多種對人體有益的微量元素,是釀造好酒的最好水質。汪俊林驕傲地說,郎酒是目前中國唯一一家采用山泉水釀造的白酒企業,像郎酒這樣年產上萬噸全部采用泉水釀制而成,這不僅在中國,恐怕在世界也是罕見的。

    郎酒不僅“天生麗質”,而且它“出生”后,不急于面世,而是儲藏在神秘而神奇的天寶洞和地寶洞。經年累月的洞藏,使新酒醇化老熟得更快,其醇度和香氣更佳。用天然溶洞貯藏白酒,這在中國白酒生產廠家中又是唯一。

    汪俊林說,郎酒除了“天公作美”, 還有釀酒師們巧奪天工的傳統釀造技術。郎酒的歷史可追溯到漢代,當時宮廷貢酒“枸醬酒” 即是郎酒的前身。從“絮志酒廠”、“惠川糟房” 到“集義糟房” 的“回沙郎酒”, 距今已有100多年的歷史了。郎酒人恪守古訓,傳承釀造古法,形成了“高溫制曲”、“兩次投糧”、“晾堂堆積”、“回沙發酵”、“九次蒸釀”、“八次發酵”、“七次取酒”、“經年洞藏”和“盤勾勾兌”的獨特工藝。郎酒在釀造過程中充分體現了“天人合一”與“道法自然”的美妙。郎酒的勾兌技術,大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之妙,純天然合成,不加任何添加劑,這就是消費者喜歡郎酒的奧秘。

    郎酒的卓越品質不僅得到消費者的青睞,而且獲得權威部門的認證。

    2010年,中國釀酒工業協會認定,郎酒紅花郎酒為“中國白酒醬香型代表”,認定郎酒新郎酒為“中國白酒濃醬兼香型代表”。 這些認定,既是業內權威部門對郎酒品質的肯定,更是郎酒對消費者的品質承諾和信心保證。

    三、創造財富   造福一方

    比爾·蓋茨說:“機會加時間等于金錢”。這是對那些具有敏銳的眼光,果敢的行動,超強的自信和非凡的魄力而言的。

    在汪俊林的帶領下,郎酒集團在2007年實現銷售收入13億元、200821億元、200935億元、201058億元、2011103億元,提前實現了“351工程” 的宏偉目標。

    在郎酒百億盛典上,汪俊林作了題為“郎酒百億,感謝您” 的主旨講話。站在百億銷售業績的平臺上,他百感交集地說:“郎酒銷售額從2001年不到3億元,增長到2011年突破100億元,從一個瀕臨虧損的白酒品牌,成長為白酒行業品牌前三甲,品牌價值達175.55億元。這10年,是郎酒艱辛的10年,是懷疑和堅韌的10年,是不自信到自信的10年,是郎酒不平凡的10年。”

    10年,對汪俊林來說,是人生征途上驚心動魄波瀾壯闊的“四渡赤水”。他用10年時間,在郎酒集團的坐標圖上,劃出一條“止滑上行、鞏固提升、高位求進”粗壯直線。

    創造百億財富,汪俊林首先想到的是“您”。首先要感謝的是“您”, 因為他深知,好酒要人造,好酒要人銷,好酒要人喝。因此,這個“感謝您 中的“您”,有揮汗在生產第一線的釀酒師傅,有打拼在商戰中的銷售人員,更有對“中國郎”情有獨鐘的消費者。甚至這個“您”, 還包括那些競爭對手,因為正是這些競爭對手“鞭策”著郎酒集團的快速成長。汪俊林的心中始終裝著“您”, 因為他深知在現代經濟格局中,沒有您就沒有我。這與那些在商戰中非要拼過“你死我活”的單向思維形成鮮明的對照,這也許是他獲得成功的秘訣之一吧。

    汪俊林是翱翔在市場天空中的一只大鵬,當他感到飛速旋轉的市場在推動著他飛翔時,他決不會像蝸牛一樣爬行。

    站在新的起點上,汪俊林向參會的全國近五千名經銷商宣布郎酒集團新的銷售目標,就是在未來10年,實施“123”工程,即在銷售收入攀登上100億的臺階后,還要登上200億的臺階,300億的臺階,將郎酒打造成為白酒行業的旗幟品牌。未來10年,是郎酒更高、更快、更強的10年。

    為了實現這一更加宏大的目標,在品牌的宣傳策略上,除傳統的產品廣告宣傳外,郎酒另辟蹊徑,全新嘗試用故事傳播品牌價值,這是對傳統廣告的顛覆。

    汪俊林說,大山深處的郎酒,赤水河畔的郎酒,歷史悠久的郎酒,是一個有故事的白酒品牌,品牌背后的故事才是郎酒的獨特魅力所在。我們將精心打造郎酒“四寶”形象片,投播賈平凹、舒婷等知名作家的郎酒散文,挖掘郎酒的文化資源,賦予郎酒的文學魅力,在中國古典詩歌王國里,可以說酒中有詩,詩中有酒。  

    汪俊林清楚,在競爭激烈的白酒市場中,有實力才有魅力,有實力才有競爭力,有實力才有“話語權”。 這個實力既要有量的宏大,更要有質的優良。白酒的內在品質是品牌的基礎與靈魂 。醬香型白酒是郎酒最具地域標志性的產品,是郎酒戰略規劃的主要增長極,更是稀缺的資源性產品。

    為了實現“123工程”,郎酒集團概算投資100億元 ,在郎酒原產地二郎鎮,打造醬香酒谷,成為中國的“波爾多”。

    2011年初,在位于赤水河畔,海拔高度300米至500米的兩河口,動工建設新廠區,年產高檔醬酒13000噸。

    2011年底,又在占據赤水河畔釀造醬酒的最佳地理條件的吳家溝,建設年產高檔醬酒17000噸的新廠區。加上郎酒現有的20000噸產能,到2014年,郎酒工廠將擁有50000噸的年產量,成為中國最大的醬酒生產基地,成為中國白酒行業的一艘“航母”。

    郎酒集團在二郎鎮天寶峰,正在建設醬酒灌裝儲酒體系、技術中心、酒體中心、成品老酒庫。屆時,郎酒將新增年儲存30萬噸醬酒的儲酒體系,確保醬酒的老熟和品質,確保郎酒實現又好又快的發展,實現可持續發展。

    郎酒的快速發展,可以說:得天時、地利、人和。郎酒揚帆遠航正當時。

    中國白酒行業正處于市場資源調整期,消費呈現“原產地集中、品牌集中、名酒集中” 的趨勢,“中國白酒金三角以區域帶動產業發展,以區域品牌提升產品品牌,郎酒也將搭上這趟“快車”加速發展壯大。

    文化作為一種資源,越是地方的,越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201112月,郎酒集團推出超高端新品“連年有魚”,具有濃郁的中國特色,可以說她渾身都是中國元素和文化符號。汪俊林指著這款新品說:你看,她的瓶蓋九龍戲珠,形態各異。龍是中華文明最神圣的圖騰。九龍戲珠,龍舉云興。再看她的瓶身,荷花碧葉,高貴典雅,百魚戲水,生動活潑。“連年有魚” 不僅取之諧音,更象征豐收富裕、吉祥如意。她稱為奢香藏品,奢香是我們古藺縣的一個傳奇才女,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物。可以說,“連年有魚”不僅具有很高的審美情趣和收藏價值,而且帶著一種堅定的文化自信走向世界。

    郎酒集團副總經理李明政介紹,“連年有魚” 的創意就出自汪董。汪俊林正帶領他的核心團隊,積極探尋與世界接軌的文化通道,打破文化障礙,不僅讓“郎酒之美,世界看見”, 還要讓“郎酒之美,世界欣賞”, 用心靈去品味中國文化那豐厚而深沉的韻味。

    汪俊林用人生的一個10年,帶領他的團隊實現了“351工程”, 現在,要再用人生的又一個10年,帶領他的團隊實施“123工程”。人的一生有多少個10年?已經實現的“351工程”創造了多少財富?開始實施的“123工程”又將創造多少財富?汪俊林創造那么多財富究竟為了誰? 最終受益的又是誰? 在物欲橫流的當下,每一個人都會在財富面前作出自巳的選擇。對有的人來說,人生是一場物質的盛宴;對有的人來說,人生是一次靈魂的修煉。

    面對財富,汪俊林十分淡定和低調,看不見他在商界叱咤風云的氣勢,他平靜地坐在那兒,用樸實無華的語言,如郎泉水汩汩而出娓娓道來,表達出他極為真實的內心世界。

    汪俊林說:從大學畢業到剛走上工作崗位那幾年,我確實是抱著工作就是為了掙錢養家糊口的目的。我來自農村,過過窮日子,窮則思變。過去根本不敢想自已這輩子會有上億資產。現在我有了,但我的生活并沒發生什么變化,不浪費也沒有什么不良嗜好。他指著茶幾上的一個茶杯說:一個人的消費就像這茶杯裝水,是很有限的,裝滿了溢出來的水都屬于社會的,讓大家來分享。有些人說百億資產的盤子, 都是我個人的, 其實我每日吃穿住用的支出也就那么點, 哪天生老病死,這個企業我也帶不走。我很贊同日本航空公司董事長稻盛和夫說的話:“不論你多么富有,多么有權勢,當生命結束時,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留在世界上,唯有靈魂跟著你走下一段旅程。”我為什么這么辛苦的做事呢? 唯一支撐我干下去的, 就是我想多干五年、十年、二十年,給社會留下點有價值的東西。對我來說,錢多是一種責任,這種責任,就是如何讓現有的錢創造出更多的增加值,如何為社會作一點貢獻。說具體一點,就是為瀘州打造千億白酒產業作貢獻,讓瀘州真正成為中國“白酒金三角”的腹心地帶。

    正是汪俊林對瀘州酒業發展的卓越貢獻,2006年,他當選為十屆全國人大代表。2012年,獲四川首屆“十大杰出民營企業家” 殊榮。

    對一個有社會良知和社會責任感的民營企業家來說,創造財富就是在履行一種社會責任。

    “無數群山奔來眼底,萬家憂歡注入心里”(林則徐),扶貧濟困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創造財富,可以扶貧濟困,傳遞大愛。

    2001年至2007年,郎酒集團在全國52個城市開展“郎助郎,上學堂”捐資助學活動,讓2000余名貧困生圓了大學夢。

    2002年,郎酒集團捐贈200萬元資助近100名學生讀書。

    2006年,郎酒集團向河南省商丘市楊油坊小學捐贈20萬元。

    2008年,南方遭受冰雪災害,郎酒集團向貴州省習水縣,綏陽縣和古藺縣捐款捐物達300萬元。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郎酒集團向災區捐款2130萬元。

    2010年,郎酒集團向青海玉樹災區捐款2000萬,是白酒行業捐贈最多的企業。

    2011年,郎酒集團再次在四川、貴州、云南、廣西、河南、江蘇等省42個城市開展“郎助郎,上學堂” 大型公益活動,將義賣的1348萬元全部捐贈給當地品學兼優的大學新生,并在蘭州大窯村捐款修建一所希望小學。

    創造財富,可以回報社會,造福一方。

    樹高千丈不忘根,郎酒的根在古藺。郎酒集團看到,古藺的希望在教育,只有接受過現代教育的山里人,才會接受更先進的生產方式,選擇更文明的生活,所以,郎酒集團十分樂意資助古藺的教育事業。

    2007年,黃健翔代言郎酒,郎酒集團和黃健翔共同捐款60萬在古藺縣修建三所希望小學。

    2010年,郎酒集團向古藺縣黃荊鄉捐款200萬元,修建九年制寄宿學校。

    對普通百姓來說,“飯碗”是天大的事。郎酒廠改制前,員工不到2000人,而今,郎酒集團的員工近9000人。不僅解決了古藺貧困縣近5000人的“飯碗” 問題,而且拉動了郎酒的上游產業和下游產業,新增了上萬個就業崗位。

    “稅收是國家的奶娘”(馬克思)

    2001年,郎酒廠納稅僅有幾千萬元。

    2011年,古藺縣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來自郎酒集團。郎酒集團上繳國稅16億元之多,占瀘州市國稅收入的五分之一,郎酒集團作為一個民營企業,成為當年瀘州市國稅第一納稅大戶。

    有人說,追逐財富已經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商人群體的焦慮與困惑,整個商業社會亟需重塑價值取向與價值體系。

    四、走出大山 再創輝煌

    有人說,氣度決定格局,高度決定視野,角度決定觀念。在中國的白酒市場上,汪俊林敢于亮劍,甚至不按常理出牌,讓業界人士驚呼:狼(郎)來了。

    汪俊林在堅守赤水河畔的郎酒生產基地的同時,敢于“四渡赤水出奇兵”,走出茫茫烏蒙山,走向長江與沱江擁抱的龍馬潭區,開劈新戰場,開創大格局。

    20087月,郎酒集團布局龍馬潭區魚塘鎮,啟動建設郎酒股份有限公司瀘州包裝中心。該包裝中心是瀘州市第一家采用薄壁酒罐灌酒的企業。有6條包裝流水線,年產量可達5萬噸。

    20111019日,四川郎酒集團與瀘州市龍馬潭區在成都錦江賓館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朗酒集團投資近10億元,在龍馬潭區石洞鎮建設濃香型白酒生產基地及包材生產基地。該基地占地約480畝,新建7000口濃香型白酒酒窖池及釀酒車間、成品車間、灌裝車間、化驗室等。該項目投產后,年產濃香型白酒2萬噸,實現銷售收入近5億元,年上繳稅金1億元以上。

    在嚴格限制“三公”消費、整頓“四風”的新常態下,白酒行業面臨新一輪的大洗牌。落后的產能、弱小的企業,必將會被淘汰出局。面對復雜多變的白酒市場,要么控制變化,要么被變化控制,這就是冷酷無情的市場邏輯。

    汪俊林洞察到白酒市場的新業態,未雨綢繆,郎酒集團不僅要造“名酒”,還要釀造老百姓喝得起的好“民酒”。讓白酒平民化,這是一種理性的回歸。郎酒集團研發團隊,匠心獨運,開發出精確市場定位的小郎酒。小郎酒具有時尚而不失典雅韻味,兼香型口感的包容性,充分體現了“小郎酒、大品牌”的特點。2014年,零售價20元一瓶的小郎酒獲得“中國白酒酒體”設計獎。小郎酒的平民化,受到消費者廣泛的青睞。

    如果說,郎酒集團是一棵不斷成長的樹,那如今,它已根深葉茂。時間的年輪,在一圏一圈的環紋中記載著郎酒集團砥礪奮進的軌跡。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李后強,提出把“白酒金三角” 上升為國家戰略的構想。他認為,將“中國白酒金三角”上升為國家戰略,目的是高度整合川南和黔北資源,在長江上游和赤水河域打造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貴州和川南跨越發展。對四川而言,要力爭通過35年的發展,川酒占全國白酒的比重達到60%以上,精品白酒達到70%以上,打造千億優勢產業,形成世界白酒看中國、中國白酒看四川,四川白酒看“金三角” 的發展格局。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奧利弗·威廉姆森認為,打造“中國白酒金三角”這一戰略構想,具有國際化視野和戰略眼光,符合國際潮流,中國白酒產業將因此實現高效資源整合,達到區域規模和利益的最大化。

    《中共四川省委關于全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決定》,繪就了四川白酒未來發展的藍圖。到2020年,四川要力爭規模以上白酒產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3500億元,力爭培育銷售收入超千億元企業1戶、超300億企業1戶、超200億企業1戶。

    宏圖已經制定,汪俊林帶領郎酒集團,鎖定目標再出發。

    20181月,郎酒集團召開的青花郎經銷商大會。面對波譎云詭的白酒市場,汪俊林說:今年,郎酒要保持“穩進”的態度。郎酒之穩,是市場操作的務實理性之穩。郎酒堅持不壓貨、不透支市場,不急不躁,著眼長遠健康的可持久發展。穩中求進,穩打穩扎,是郞酒集團的基本步調。

    在汪俊林看來,未來,品質好的酒才有發展的市場空間。高質量打造“中國白酒金三角”,白酒的品質是關鍵。塑造川酒之魂,提升川酒整體品牌形象,郎酒必須堅守品質、傳承老工藝。并且,把握時代脈博,開啟符合新時代的新營銷。郎酒集團,要以一己之力,提升川酒的知名度、美譽度、忠誠度,再創郎酒輝煌。

    民營經濟是天然的市場經濟,歷經坎坷,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在四川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大會上,瀘州市政府榮獲“四川省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先進單位”的殊榮。

    2018127日,在瀘州市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大會上,市委書記劉強強調:動員全市上下支持民營經濟發展,實施民營企業梯次培育工程。

    郎酒是中國白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集團,是瀘州乃至四川一個有相當影響力的大型民營企業,它的成長和發展,離不開各級黨委和政府的保護和支持。

    2019年新年伊始,地處高寒地區的古藺縣,雨雪紛飛。四川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王寧、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劉捷,率領省委、省人大、省政府視察團,在瀘州市委書記劉強、古藺縣委書記李萬忠等人的陪同下,深入瀘州市古藺縣二郎鎮郎酒公司調研郎酒的生產經營情況。董事長汪俊林如實反映企業面臨的困難和戰勝困難的舉措。

    在調研中,瀘州市委書記劉強說:我們要把握瀘州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主攻方向。壯大民營經濟實力,必須在轉型中塑造優勢、在創新中提質增效、在開放中增強活力、在跨越中強身健體。要發揮優勢、轉型發展,圍繞“三大千億產業”、市場需求和加強企業管理促轉型,在新一輪發展中搶抓新商機、培育新優勢。瀘州是“中國白酒原產地”和“世界兩大烈酒產區之一”,白酒產業是瀘州最有基礎和潛力的產業。希望汪俊林在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大環境中,帶領郎酒集團凝心聚力、攻堅克難,把郎酒做大做強做優,再創輝煌。

    “黃金時代在我們面前,而不在身后。”對汪俊林等民營企業家來說,他們確實趕上了一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美好時代,趕上了一個創造財富的黃金時代。

    汪俊林具有四川人特有的堅韌與才智,走出鄉村老宅的窄門、走出大山深處的褶皺、走出民營企業的困境,必將開拓出人生的廣闊天地。他將帶領郎酒集團,打造出豪情萬丈的中國白酒力量,讓郎酒之美、中國看見、世界看見。

    20191月定稿

    手机棋牌游戏开发 吉林时时大小走势图 新时时彩大小单双 nw新世界棋牌抢庄牛牛 北京赛车pk搜狐 极速赛车自动投注手机 天津时时彩彩走势 广东时时开奖视频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 快乐赛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彩票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老时时360遗漏数据 幸运飞艇的玩法说明 足彩进球数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为何停了 直播七星彩那个快 秒速时时精准计划群